第1464章 秦曦VS凌珊 20

落雪梅林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趣阁 www.bqg520.cc,最快更新农门悍妻:夫君好磨人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1464章 秦曦VS凌珊 20

    凌珊继续看手里的账册。

    秦曦心烦意乱,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面对凌珊的温柔一点都招架不住,如果放别人哪里,看不到落红怕是第二日就把人休了。

    可他却是想着帮凌珊解释,还亲手帮她制了假落红帕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秦曦脑海中浮现出昨晚上的种种,他只感觉身上一阵烦躁。

    心神不宁的秦曦没什么事做,随手拿了一本话本就靠在罗汉床上看起来。

    话本是吕韦给的,说是让他长长见识。

    结果秦曦看了一眼,就想把手里的话本砸吕韦脸上。

    这话本里是讲了一个女帝的登基之路,或者说是睡美男之路。

    通篇下来极为香艳,看的秦曦那是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此时屋子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秦曦忍不住偷偷去看凌珊,只见烛光下凌珊用手撑着头,手上翻看着账本,偶尔打一个哈欠。

    凌珊好似感受到秦曦的目光,微微侧目看向他这边,吓的秦曦赶紧低头看手里的话本。

    结果目光落在一段文字上,他只感觉自己浑身难受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“郡主天色不早了,你早些休息吧。”秦曦终于还是没忍住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凌珊明显是在等他,他如果不开口的话,她怕是能一直跟他继续耗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凌珊听秦曦如此说明显很高兴,她亲自过来服侍秦曦换衣衫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让小甜来吧。”秦曦制止道。

    “四爷,我既然嫁给你,那最先是你的妻,才是丹阳郡主。”

    秦曦应了一声,也就没让小甜进来,而是让凌珊帮他宽衣。

    屋子里很快又安静下来,两人只穿了里衣躺到被子里。

    秦曦感觉他的床实在是太小了,他稍微一动就能碰到凌珊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暗发苦,早知道不看那个话本了,现在他脑子里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且身上好似越来越热了。

    秦曦暗暗唾弃自己,自己背叛了自己所爱的姑娘,竟然贪恋另外一个姑娘的美好,他跟那些登徒子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最终秦曦的脑子没控制得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当他感受到自己身上越来越热的时候,就知道今天秦九那个王八蛋,竟然还动了他屋里的熏香。

    他就说他怎么变的如此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昨天凌珊因为酒的原因不怎么清醒,但今天她可一滴酒都没喝。

    看着秦曦那纠结难受的模样,凌珊心中暗想,如果她让秦曦把曾经的自己忘记,重新爱上她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哪怕这段感情依然会无疾而终,她也想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拥有秦曦。

    虽这个想法有点自私,但凌珊想也爱自己一次。

    两人的过去,并不是多么美好,凌珊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在那几年给了秦曦。

    想着凌珊修长的腿就缠上了秦曦的劲腰。

    “四爷,你晚上没吃晚膳吗?”凌珊水灵灵的眼目似笑非笑的看向秦曦。

    凌珊容貌本就倾国倾城,如此名目张大的撩拨,但凡是个正常男人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秦曦只感觉腰上一紧,恶狠狠的看向凌珊说道,“你这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凌珊见秦曦竟然气瞪眼,瞬间笑的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秦曦被凌珊的笑容晃的脑袋一片空白,有那么一瞬间他误以为自己又回到年少和那美丽的姑娘初遇的时候,她的笑也是如此干净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曦感觉自己肯定是疯了。

    凌珊主动撩拨秦曦的后果就是,第二日她又没能早起。

    这会儿凌珊很是庆幸,林奕欢和秦荣煊并不在京城,如果他们两人在京城,她整日里如此晚起,怕是要被两人笑话。

    上午无事,凌珊把朵朵叫来,一边看朵朵练字,一边看手里的账本。

    凌珊估摸着汪诗诗把秦府中馈的账册给她看,怕是在考验她对秦家的忠诚度。

    如果凌珊对秦家抱有敌意,在她拿到账本之后怕是会找人单独抄录一本,毕竟秦府一个月的账目来往,能看出不少东西来。

    就在凌珊出嫁之前,凌默确实也让凌珊偷拿过秦府的账本。

    当时凌珊说秦家的中馈账本,没那么容易到她手里,此事她也就给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账本在手凌珊倒是有些犹疑,她如果拿给凌默看肯定会遭到秦家的怀疑,如果不告诉凌默,凌默那边怕是也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凌珊是左右为难,不知道如何才好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鹿铃推门而入,她见凌珊又在看账本,上前压低声音问道,“郡主,你都看两日账本了,可看出什么端倪来?”

    “六皇子那边一早就捎信过来,问郡主这边有没有什么进展。”

    凌珊听鹿铃提起六皇子脸色就不怎么好看。

    “此事你不准再提,明天我会回一趟四国馆,此事我会亲自跟六皇子说。”凌珊还是警惕的看了一眼门外。

    秦家的护卫非常厉害,她害怕鹿铃太过激进,万一引起秦家的怀疑,两人以后在秦家怕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是,是奴婢太过心急了一些。”鹿铃应了一声就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凌珊真正的丫鬟,她身上还有其他任务。

    今天秦曦照样在前院书房呆着,他昨天又莫名其妙的和凌珊同房了,这让他非常火大。

    越想心中越是气闷,索性骑马去了公主府,他要好好跟秦九说说,能不能别把手伸那么长,连他屋里的事情都管。

    秦曦劈头盖脸的把秦九说了一顿,秦九到是一点都没恼怒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我帮忙,你现在怕是还跟郡主圆不了房,小曦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那个舞姬,你能不能像个男人,这么多年了,人家说不定早就嫁人生儿育女了,你还在这里执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哥可是把正妻给你娶进家门了,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都会是你的正妻,你可要好好待人人家。”秦九劝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就不怕丹阳郡主是北荻的探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啊,就算是北荻的探子也不耽误给你生儿育女。”秦九无所谓的说道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秦家足够强大,就算是探子又如何,他们秦家照样能把凌珊收拾的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秦曦见秦九这霸王一般的口气,简直哭笑不得,也就他什么都看得开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